About briadmin

This author has not yet filled in any details.
So far briadmin has created 56 blog entries.

China asked to listen to the people to make BRI “people-centered”

MANILA, JAKARTA, DHAKA, ISLAMABAD, COLOMBO, Oct. 28, 2020 -Eight national and Asian regional organizations based in the Philippines, Indonesia, Bangladesh, Pakistan, and Sri Lanka on Wednesday asked China to listen to the voices of the people in communities most directly affected by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BRI) projects. In [read more]

China asked to listen to the people to make BRI “people-centered”2020-10-29T09:19:24+00:00

China must listen to those directly affected by its belt and road projects to do the most good

The “water and boat” metaphor is often used in China to refer to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people and the government. About 2,500 years ago, Chinese philosopher Xunzi, writing about governance, said that “people are the water while the rulers, the boat. Water can support the boat, or [read more]

China must listen to those directly affected by its belt and road projects to do the most good2020-10-29T07:37:56+00:00

阿鲁纳•普里扬加•马利卡南达

"有了这条高速,我要出门就方便多了。走外环公路会给我节省出许多时间来可以陪家人。 阿鲁纳•普里扬加•马利卡南达 45岁,商人 文字: Risidra Mendis, 摄影: Chanaka Nalin 我叫阿鲁纳•普里扬加•马利卡南达。我45岁了,和妻子以及两个儿子住在一起,大的16岁,小的13岁。我是个商人,有自己的生意。经商的人每天都得在外面跑。我开自己的车,因为总堵车,所以有不少的时间都浪费在路上。一开始听说这边要修建公路的计划时,我也不乐意。这里的村民们听说修路会把他们的土地占掉,土地赔偿金也压得很低,所以他们到处扬起黑色的旗子进行抗议。他们拒绝在这里修路。 在斯里兰卡政府的同类项目中,老百姓从来没有获得过合理的补偿,他们的土地被夺走,补偿的价格远低于市场价值。但我们地区的这项公路工程,道路开发局(RDA)给老百姓的土地补偿金还不错。这一点几乎让斯里兰卡全国的人改变了对高速公路开发的看法。 在修建南方高速路[1]时,有村庄被一分为二,公路从村子中间横穿而过,把村民们两地分开,甚至牲口也没法穿过公路,放牧也成了问题。但是,在修建后来的其他高速公路时,他们就规避了类似的错误,确保村民乡邻们继续住在一起,也不会对环境造成破坏。 有了这条高速,我要出门就方便多了。走外环公路会给我节省出许多时间来可以陪家人。比如,以前如果我要从加勒(Galle)到马特勒(Matara),去程就得一整天,回来又得耗一整天,光路上就得至少五个小时。现在,我只需要两个小时就可以去到马特勒和加勒再打个来回。除非发生事故,高速公路上基本不会堵车。高速公路不仅节省了时间,也节省了钱。我在路上花的时间短了,旅行费用也就降低了。我个人认为,斯里兰卡应该修建更多的公路,让老百姓的生活更轻松。公路网应该修建到全国各地去。 [1] 南方高速路(SEP)是一条126公里的高速路,从斯里兰卡的首都科隆坡一直通到加勒和马塔勒。南方高速在2003年动工,历时11年后于2014年全部完工全程开通。公路的资金由日本国际协力银行与亚洲开发银行共同承担。

阿鲁纳•普里扬加•马利卡南达2020-09-07T15:59:06+00:00

塔鲁希卡•维克拉马辛赫

"其实在修高速之前,卡达瓦塔的居民并不明白高速公路是什么。有关政府部门给当地人算了一笔账,那些被高速占了地的获得的补偿相当于那块地十年的价值。这下大家开心了,高速也就建成了。 塔鲁希卡•维克拉马辛赫 25岁,科隆坡卡达瓦塔区 文字: Risidra Mendis, 摄影: Chanaka Nalin 我今年25岁,以前有份工作,但现在不干了。以前我会坐大巴上下班,颠簸堵塞,噩梦一样。光在路上就得浪费太多的时间,等回到家时已经累得筋疲力尽,压根没有精力再去做其他事情。我和父母、妹妹还有弟弟住在一起。父亲在一家酒店上班,弟弟在德国人办的技校里工作,而我妹妹在大城市规划部工作。 我们家这边是科隆坡的郊区卡达瓦塔(Kadawatha)镇,外环高速路就从这里经过。九年以前,有消息说这里要建一条高速路,当时我的态度和周围的居民一样,将信将疑充满警惕。那个时候大伙听说要修路,他们一点不赞成。他们在纸板上写着“我们这里不要通高速”,然后举着去抗议。但后来,不仅在卡达瓦塔建起了汽车站,高速路也向南直通到了马拉贝(Malabe),还继续延伸到了卡塔瓦(Kottawa)和更远的加勒(Galle)。 其实在修高速之前,卡达瓦塔的居民并不明白高速公路是什么。有关政府部门给当地人算了一笔账,那些被高速占了地的获得的补偿相当于那块地十年的价值。这下大家开心了,高速也就建成了。有的地是稻田,有些地寸草不长,但不管是什么样的地,只要侵占就会得到相当不错的赔偿。我说不来具体有多少人获得补偿,但不再少数。 高速建成开通以后,这个地区的低价也随着上涨。对于在这里拥有土地的人来说,这是一件大好事。比如,以前一块25平方米的土地的价格大约是30万斯里兰卡卢比(人民币11,525.91元),等高速公路建成开通以后,同样的一块地的价格就涨到了60万(人民币23,051.82元)。周边的生意更好做,以前在卡达瓦塔公交站旁边开着小商店的小商贩现在也扩张了店铺,还新开了饭店。无论穷富,这边几乎所有人都因为这条高速公路的建设和开通获益多多。包括大巴的运营公司和司机也从中获益。 在卡达瓦塔汽车站人来人往,他们可以从这里去到全国各地。从卡达瓦塔坐大巴去加勒(Galle)、马特勒(Matara)、或因吉里耶(Ingiriya),都很方便。高速公路连通了卡达瓦塔和因吉里耶,以前我压根没听说有大巴走这条路线,但现在通了高速就可以。现在新增了许多的长途大巴路线,比如从卡达瓦塔向东到巴杜勒(Badulla)的路线,或是从卡达瓦塔到卡卢特勒(Kalutara)的拉路线。从卡卢塔拉汽车站,有大约12条不同的新线路带着大伙去往全国各地,如马图格默(Matugama)、帕纳杜拉(Panadura)、霍勒讷(Horana)和莫拉图瓦(Moratuwa)。 以前我从卡达瓦塔到科伦坡就得差不多一个半小时,但现在快多了。高速路的修建开通给大家节省了路上的许多时间,包括我早内的许多人的生活变得更舒适。上高速非常方便,很快就能到达。从卡达瓦塔我还可以去到康提(Kandy)。卡图纳耶克(Katunayake)和 凯拉瓦拉皮蒂亚(Kerawalapitiya)之间的一截高速也刚刚开通,人们现在可以从卡图纳耶克(Katunayake)去到凯拉瓦拉皮蒂亚(Kerawalapitiya),或者去佩利亚戈达(Peliyagoda)。现在我要去卡杜维拉(Kaduwela)或者去马哈拉噶马区(Maharagama)只需要20分钟,以前得花上45分钟。 以前自己开车长途旅行的人现在也开始坐高速大巴,比自驾更方便。以前至少40分钟的车程现在因为通了高速缩减成了15分钟。我希望看到斯里兰卡修建开通更多的高速路,也希望中国来帮助斯里兰卡政府建设更多高速公路。

塔鲁希卡•维克拉马辛赫2020-09-07T15:58:48+00:00

尼哈尔·加米尼·佩里斯

"政府压根没有取得渔民的同意就批准上马了这个项目。我在这里打渔已经打了多少年,对这片海和海里的鱼虾了如指掌。但斯里兰卡政府自以为是,根本没有替我们渔民们以后的生计考虑就一意孤行上马这个项目。政府为什么就不能提前问问我们?我们原本可以高速我们的想法,甚至提出折中的解决办法来。 尼哈尔·加米尼·佩里斯 53岁,西部省卡普戈达 文字: Risidra Mendis, 摄影: Chanaka Nalin 我今年53岁,和我的妻子、女儿一起住在卡普戈达村。我的父亲也是个打渔的,几年前刚去世。我儿子是一个教会的教父,和他的妻子住在日本。我就生在这个村子里,我们这一代人都是渔民。我打渔已经打了15到20年了。但最近,海里的鱼少多了。 近来,我的收入不稳,因为海里的鱼都大幅减少了。鱼多的时候,我可以捕到Sudaya(编者注:白沙丁鱼),也可以捕到Salaya(编者注:隆背沙丁鱼)。顺利的话,一天能挣5000卢比(人民币192.35元[1]),但是不顺的时候只能空手而归。渔民们现在每天只能靠给别人拉网挣100卢比(人民币3.85元)。他们以前一天至少能挣个270到1000卢比(人民币10.39~38.47元),但现在他们只能找到这种活来干了。我们什么都没做错,但因为政府的所作所为,我们却在承担后果。建什么港口城市是斯里兰卡政府的决定,但影响到的,是我们村所有渔民的生计。 政府压根没有取得渔民的同意就批准上马了这个项目。我在这里打渔已经打了多少年,对这片海和海里的鱼虾了如指掌。但斯里兰卡政府自以为是,根本没有替我们渔民们以后的生计考虑就一意孤行上马这个项目。政府为什么就不能提前问问我们?我们原本可以高速我们的想法,甚至提出折中的解决办法来。 在这个港口项目上,不应该谴责中国政府。斯里兰卡政府仍然能够帮我们卡普戈达渔民们解决一下面临的生计问题。现在也还为时不晚,只是他们根本不在乎。 他们挖沙的地方鱼类繁多。这个港口城市项目的负责人挑了一个鱼儿繁殖的地方来挖沙。鱼儿到这里来产卵下籽,鱼卵埋在沙子底下,白沙丁鱼和隆背沙丁鱼的鱼卵小得我们都看不到。鱼儿的卵就藏在沙子下面的泥层里。他们把泥沙吸走时,就把鱼卵也毁掉了。他们把沙子挖走去修建港口城市,同时也就把带有鱼卵的泥层挖走了。没有了泥沙,也就没有了鱼卵,一起全都毁掉了。鱼儿的栖息地繁殖地都被破坏掉了,她们怎么继续繁衍?有了鱼才有我们村渔民的活路,但实施破坏的人根本不关心。 [1] 1 LKR = 0.0384197 CNY, 2020年2月14日

尼哈尔·加米尼·佩里斯2020-09-07T15:58:33+00:00

尼卢卡•罗沙尼

"这是个好地方,村民也都很善良。但是村民们只会打渔,现在就没活可干了。几年前,打渔总有好收获。渔民们捕得也多,赚得也多。 尼卢卡•罗沙尼 西部省卡普戈达 文字: Risidra Mendis, 摄影: Chanaka Nalin 我丈夫打渔回到家时,往往很累。我会帮他把渔网折叠收起来。如果网扯了洞,我会在他下次出海之前修补好。材料不同的渔网寿命也不同,一般一张渔网可以用上半年。 我说不上卖渔网能挣多少钱。我得先把网子买回来,每块要150到200卢比(人民币5.77到7.69元),然后再一块一块把它们织到一起最后完成一张。所以,挣多挣少取决于网子最后大小长度。如果是两三块连在一起的一张网,就可以卖的价钱多一点。另外,渔网的材质类型不同也会有不同的价格。港口城市项目的建设让渔民们没了生计。我也受到影响。渔民不出海时就用不着渔网,我也就没有一分钱的生活来源。没人买鱼,就没人买渔网,我也就没有收入。 我有一个儿子,两个女儿。儿子24岁了,女儿一个19岁一个12岁。我生在这个村子长在这个村子,这是个好地方,村民也都很善良。但是村民们只会打渔,现在就没活可干了。几年前,打渔总有好收获。渔民们捕得也多,赚得也多。但是现在不行了,打渔一天只能挣到150卢比(人民币5.77元),好一点200卢比(人民币7.69元)。几年前,渔民单月的收入就能到3万至10万卢比(人民币1153.9到3846.32元)。 现在只能捕到Salaya(隆背沙丁鱼)和Sudaya(白沙丁鱼)这种小鱼,这种鱼捕得再多也挣不到几个钱。我丈夫和其他渔民一样,大家的日子都难熬得很。我都看在眼里。以前村里的渔民没法出海捕鱼的时候,他们还能在内湖抓点虾,补贴家用。但今天,内湖也被污染了,渔民们毫无办法。我丈夫现在不得不去到更远的海面去打渔,三、四个星期才能回家一次。 大海受损严重,海底没有泥沙,鱼儿就没法产籽繁殖。我不知道这个问题以后还有没有办法解决,因为现在已经破坏得太厉害了。政府都是一样的,只关心自己的利益,不关心我们这样的穷人。港口城市项目动工之前,有人来通知我们这些渔民,说会给我们提供海洋环境和渔业资源破坏给我们赔偿。但知道现在,我们也没有拿到一分钱。我只能等,看到哪一天才能拿到一点赔偿。

尼卢卡•罗沙尼2020-09-07T15:57:13+00:00

古老丝绸之路上的新机遇

"社会关系将我相信,新的丝绸之路能够让替代在古老友好历史的基础上再接再厉,开创包括旅游业内部的新机会,发挥斯里兰卡的经济发展新潜力 古老丝绸之路上的新机遇 赫曼塔•维塔那奇,环境正义中心执行主任 摄影: Chanaka Nalin 早在2世纪,丝绸之路就已经将斯里兰卡和中国联通,两国间的对话与交流已经开启。后来,在15世纪,明代著名探险家和外交家郑和曾先后六次到达斯里兰卡。郑和在1411年第三次到访斯里兰卡时,他专程带来了一块石碑,石碑的碑文由中文、泰米尔语和波斯语刻写,不仅详细记录了郑和此前的斯里兰卡之行,更发出对世界和平的共同呼吁和祈祷。郑和当年将这块刻有三种语言的石碑立在了斯里兰卡南部的港口城市加勒,而今天,这块石碑,也称为加勒铭文,被科伦坡国家博物馆收藏。 斯里兰卡和中国于1952年签署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米胶协定》,为两国在新时代的双边贸易拉开了大幕,斯里兰卡成为中国最早期的非共产主义国家的贸易伙伴之一,中国也自此成为斯里兰卡的主要贸易伙伴和投资国[i]。今天,中国和斯里兰卡之间的贸易和交流正在"一带一路"倡议之下进行。斯里兰卡有数十个主要由中国公司资助和执行的“一带一路“项目,涵盖了电力和能源、道路和运输、电信、机场和航空、港口建设、灌溉和水利等不同领域。 目前,中国在斯里兰卡的投资据估达110亿美元,其中约80亿美元为"一带一路"倡议下的新投资[ii]。一旦所有这些项目得以完成,它们的总投资将额将高达数千亿之多。科伦坡国际金融城——也称为科伦坡港口城市——的设计为一个大型的国际金融中心,将建在科伦坡海湾中的269公顷填海而成的人工岛上,待到预期的2041年完工后总耗资将达到约150亿美元。来自中国的贷款约占斯里兰卡外债总额的10%[iii]。这些巨大的投资额进入斯里兰卡,促进了本国的经济发展,但也有“一带一路”项目让不少斯里兰卡人颇有微词。 例如,科伦坡港口城市项目至今尚未完成有效的环境影响评估(EIA),但是项目实际上已经早在2014年便已经开工。建港需要抽取6500万立方米海沙,不仅对海岸和海滩造成不可逆转的破坏,更对重要的珊瑚礁和渔场留下难以弥补的损害,而这些珊瑚礁和渔场正是当地15000多渔民的生计来源。同样,汉班托塔(Hambantota)南部港口项目也争议不断。 但也有其他的项目颇受欢迎。根据斯里兰卡对外资源部(ERD)2011年的年度报告,中国进出口银行为斯里兰卡提供了总额为2.6亿美元的信贷,来资助若干公路项目。有了这笔资助,斯里兰卡对纳瓦库利(Navakkuli)卡拉蒂武 (Karativu)至马纳尔(Mannar)之间67公里的公路、连接普塔拉姆(Puttalam)到马里奇卡迪(Marichchukkaddi)以及马纳尔(Mannar)之间 113公里的公路、连接平纳杜瓦(Pinnaduwa)到科达戈达(Kodagoda)的15公里公路段、从科达戈达(Kodagoda)至戈达伽码(Godagama)的15公里路段都进行了修复和升级,同时,也对加勒港的通道公路进行了平整。 其中,从科伦坡(Colombo)到马塔拉(Matara)的高速公路上平纳杜瓦(Pinnaduwa)到科达戈达(Kodagoda)的15公里段,从科达戈达(Kodagoda)至戈达伽码(Godagama)的15公里路段,以及加勒港的通道公路平整工程,都是由中国技术进出口总公司承建。这些都是斯里兰卡一个更大的项目——南方运输发展项目(STDP)的组成部分。 这些项目不但没有造成太多负面社会或环境影响,未曾引起争议,同时还为当地群众拓展了流动的可能性,切实创造提供了更多谋生机会,为当地社区带来诸多利益。 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对投资资金的巨大缺口是斯里兰卡的一个重大挑战。其地理位置具有高度战略意义,许多大国对其投以持续的关注。与此同时,斯里兰卡百姓也正在从以农业为主的谋生方式向自主小型创业转移,有一技之长进入外资企业的人也越来越多。现任总统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在谈到他对斯里兰卡的长远愿景时说到,斯里兰卡需要的不是贷款,而是投资。 现在,斯里兰卡的基础设施已经基本完备,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并不需要太多的基础设施投资。然而,中国作为一个拥有新技术的高速增长的经济体,完全有能力在斯里兰卡开辟新的无污染企业,最终促进当地国民经济的增长,更改善当地居民的生活福祉。斯里兰卡还可以从中国的可再生能源技术中受益,而不是上马计划中的普特拉姆煤电厂。 斯里兰卡的战略地理位置不是将其变为南北贸易战这盘棋中筹码的理由。通过更为密切频繁的民间往来和民心相通,有着几个世纪历史的中斯贸易、文化、宗教、社会关系将得到进一步的升华和延续。我相信,新的丝绸之路能够让两国在悠久友好历史的基础上再接再厉,开创包括旅游业在内的新机会,发挥斯里兰卡的经济发展新潜力,既为两国创造回报快速的贸易互利,更搭建长远的两国共赢关系。 环境正义中心(CEJ)是一个非营利性非政府机构,旨在通过支持生态友好型的社区活动,保护公众和环境的平等环境权利,促进生态可持续性。环境正义中心致力于保护斯里兰卡的自然资源,汲取斯里兰卡的古老智慧,持续推动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该机构还致力于建立更好的环境治理,以创造可持续的未来、环境公正和公平。 https://ejustice.lk/ [i] https://carnegietsinghua.org/2019/07/23/why-unsustainable-chinese-infrastructure-deals-are-two-way-street-pub-79548 [ii]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sri-lanka-politics-china/a-hospital-and-clean-water-china-on-the-charm-offensive-in-sri-lanka-idUSKBN1XU01T [iii] https://www.eastasiaforum.org/2019/02/28/sri-lankas-debt-problem-isnt-made-in-china/

古老丝绸之路上的新机遇2020-08-31T03:48:04+00:00

穆罕迈德•伊尔雅斯

"比较让村里人失望的一点是,我们这边开始没有开发起来。我们还是没有上下水或是医疗设施。他们沿着河边立了好多水泵,把干净香甜的河水通过管道引到厂里去,给机器(擦洗光伏板)和厂里人用。 穆罕迈德•伊尔雅斯 50岁,在运河西边的Chak 30-BC村自己经营一家小卖铺。他在自己的店铺门口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文字/摄影: Aun Ali Jafri 这里建起了太阳能发电厂,我高兴得很。这大大减少了当地甚至全国拉闸限电的时间。我的村子Chak 43-BC距离太阳能发电厂不过几英里,只有2000来口人,很落后。 电厂项目的确给村里带来了一些生机,但也只是短短的一段时间而已。建设电厂的时候,村里没事可做的年轻人都在工地上找到了活儿,做些苦力活或零工,也有其他人做管道工或电工,因为他们还是在这方面通一点。但是电厂建成以后,大伙又全都遣散回家歇着了。现在电厂没有雇佣村里任何一个人。村里人来我的小卖铺买东西,聊点家长里短,所以我都知道点。 有些村民说建了电厂以后,村里的温度升高了。但是,我不相信。这两个事情毫无关系。又没有烧煤炭、天然气或石油,怎么会热呢?只有烧那些东西才会让周围更热啊。电视上成天在说全世界的温度都在往上升,并不光是我们这里Cholistan沙漠一个地方独有的现象。也许太阳能电厂的建立和这个地方的温度升高在时间身上正好巧合了而已。太阳能可不像是烧煤的火电厂那么脏。 建了电厂,我们村通了路,我和村里的人就不再像以前一样发愁出门了。在Bahawal 运河西边的那个村子只有土路,连座桥都没有,没法直接通到柏油大马路上。以前,我们要购置日常用品或者农资,或者看病买药,都得先在土路上步行好几个钟头,找一座桥,跨过河,才能到达城里。万一有人生病了,从村里抬到城里的诊所,那可真是很费了老劲。村子里的学校也只教到10年级(初中),所以以前孩子们要想去城里继续上学,我们想都不敢想。 但是他们修建太阳能电厂时也通了到城里的大路,我们的交通一下子就方便了,不管要干啥,从村里去巴哈瓦尔布尔(Bahawalpur)市区来来往往都不再那么麻烦。村里稍微有钱的人家都开始把孩子送到那边去念更好的学校。 我对中国没什么了解,只是小时候在书上念过或者听说过丝绸之路啊、长城啊这些故事。我只上到八年级,就再没有继续念书。电视上广播里,大伙都说中国是巴基斯坦久经考验的老朋友,时间越久友谊越深。他们说中国不像美国或其他大国,对第三世界国家更友好,也不会像那些西方大国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其他国家。他们还说这条中巴经济走廊就是两个邻国特殊纽带的最佳典范,对两个国家的老百姓都有好处。 在电厂上班的那些中国工程师们从来也没有来过我们村,其实在电厂上班的巴基斯坦本国的工人也几乎没来过。我不记得有人从电厂来我的店里买过东西。说起来,这个太阳能电厂不像是其他的那些工业园区,给当地带来多少直接的商业机会,也没有给我们这些一直就在的商铺带来多少生意。他们在电厂里面就有食堂有商店,都是去附近的城镇直接进货。所以,对我或其他商铺的生意来说,没有什么意义。 比较让村里人失望的一点是,我们这边开始没有开发起来。我们还是没有上下水或是医疗设施。他们沿着河边立了好多水泵,把干净香甜的河水通过管道引到厂里去,给机器(擦洗光伏板)和厂里人用。你说就不能给我们分一点吗?村里的地下水干涩不好喝。我们就不能分点吗?

穆罕迈德•伊尔雅斯2020-09-07T15:55:47+00:00

穆罕迈德•依卡布尔

"我是Chak 6-BC村在当地政府里的村民代表,我可以代表村民们说,这个项目给我们带来的好处相当不少。不仅是土地的价格翻了好几番,而且因为要保护在这边工作的中国工程师的安全,政府增派了部队,所以这个地区也安稳了许多。 穆罕迈德•依卡布尔 62岁,是Chak 6-BC村的村民代表。该村位于巴哈瓦尔布尔(Bahawalpur)的Quaid-i-Azam太阳能发电厂附近。这个村庄最早的历史是1870年代,他的父母在1947年印巴两国分治之后,搬家到这里来。全村人口目前达6000人。Iqbal的一家人包括7名成员:他的母亲、配偶和四个孩子。对这位退伍军人的采访发生在太阳能发电厂的门口。 文字/摄影: Aun Ali Jafri 自打我们这儿建起了Quad-i-Azam太阳能电厂后,这个区域从一穷二白变得炙手可热。以个厂区是Cholistan沙漠的一部分,以前只有连天的沙丘,寸草不长荒凉得很,但是后来要建太阳能电厂,所以修了路,把这里和县城还有其他镇子都连通起来,才开始有了点生机。 建电厂也给这边没活干的人提供了一个生计来源。在能源项目的施工阶段,方圆10英里范围内的25至30个村子的人都在工地上找到了活。按照大伙不同的技能和岗位,他们每天的工钱也从700、800卢比到1200卢比(人民币31.67元、36.2元到54.3元)不等。 通了路,荒漠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变绿了。通路以后,种子、化肥、农药的供应更充足,价格也更低。老乡们从工地上挣了工钱,就可以雇机器来把沙丘铲平,然后在这片原本荒凉的土地上种植庄稼,开创了农业生产的新时代。你沿着从太阳能电厂去巴哈瓦尔布尔(Bahawalpur)城里的公路自己一路看看吧,大路两侧好几百米原来寸草不生的土地,现在变成了肥田。 我是Chak 6-BC村在当地政府里的村民代表,我可以代表村民们说,这个项目给我们带来的好处相当不少。不仅是土地的价格翻了好几番,而且因为要保护在这边工作的中国工程师的安全,政府增派了部队,所以这个地区也安稳了许多。我们村里现在既通了路,还架了桥,有了这些基本的设施,孩子们可以就近上更好的学校,病人去看病住院也更容易出入。早以前,大伙得走老远才能才能找到一座跨过巴哈瓦尔运河的桥,消耗不少的宝贵时间、精力和钱。通了路搭了桥,我们的农产品也能够更新鲜地运到市场,卖出个更好的价格。 你可以注意到太阳能电厂带来的另一个好处是,老百姓也开始按照太阳能电厂的样子,在自己的田边安装太阳能电池板,接到水泵上,就可以从深井里打出水来浇地,天旱也不怕。还有人还在自己家里装了太阳能电池板,日常的用电就不发愁了。 太阳能电厂的施工安装创下记录,前后只花了90天。我最喜欢中国的地方是,他们做起事情来,费时最短成本最低。不管是施工和调试过程中,没有一起伤亡或事故,运行到现在,我们也没有听说有什么事故。从边境巡逻兵退伍之前,我接受分配去过不少地方,但从来没有见过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发生这么翻天覆地的变化。 电厂还可以在给村民们提供一些就业机会,进一步改善村民们的生活。现在,我们看到电厂从很远的地方,甚至另一个省信德(Sindh)省,招来人在电厂工作,但是没有考虑我们这些就住在附近几个村子的村民,我们能干的不光是做保安。 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听说或掌握任何能源项目会危害健康的信息。我们了解到的是,这是个安全的可再生能源项目,不像肮脏的燃煤和燃油发电厂,不会排放烟雾或其他有害气体。但是也有人觉得,太阳能电厂让周边地区气温升高,还有人担心自己的农田会失去肥力,或者因为气温升高把庄稼烧坏减产。也许这只是村民们瞎猜,但是到目前为止,没有哪个政府部门或者私人机构做过什么研究,或者拿出历史数据来佐证这些说法。

穆罕迈德•依卡布尔2020-09-07T15:55:29+00:00

吾兹曼•阿赫迈德

"从太阳能发电厂去巴哈瓦尔布尔(Bahawalpur)镇里的路修好了,Bahawal运河上的桥也建成了,很快公共汽车和机动三轮车(tuk tuk)就来了,一下子就解决了我们这些需要上学的男生和其他人的交通问题。 吾兹曼•阿赫迈德 16岁,Chak 8-BC村,在巴哈瓦尔布尔(Bahawalpur)上10年级。他在村里的自行车修理店补胎时,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文字/摄影: Aun Ali Jafri 对我来说,这是天赐良机。我们村里只有一所小学,要不是因为建太阳能发电厂而通了道路和桥梁,我就不会获得在附近的巴哈瓦尔布尔(Bahawalpur)镇上学的机会。在运河对面的一个村子里是有一所男校,但愿意去那里教书的自然科学教师不多,不是缺了数学老师,就是没有生物老师。村里年长的人引用那所学校校长的话说,教育部找不到肯去那里任教的老师。 从太阳能发电厂去巴哈瓦尔布尔(Bahawalpur)镇里的路修好了,Bahawal运河上的桥也建成了,很快公共汽车和机动三轮车(tuk tuk)就来了,一下子就解决了我们这些需要上学的男生和其他人的交通问题。在运河对面Chak 6-BC村念完八年级,我通过了初中通考,被城里的学校录取了。现在多亏有了这条新开的大路,我可以直接去城里上学,那儿的学习氛围更浓,也不会缺老师。早些时候,老路上也会有三轮车来来往往,绕着远路去到城里。但那是一条没有铺过的土路,尘土飞扬,我们穿的校服一会就脏了,还有人对灰尘过敏难受。 包括我父母在内的很多人都说,太阳能发电厂的建设确实改善了这里的交通状况,要不我们几乎完全与世隔绝。主路建成后,政府又继续给周边的村庄也通了路。太阳能发电厂周围也建起变电站,搭起电线网,把发的电输送到我们村和周边地区。有了电,许多人的夏天就好过了许多,尤其是刻苦学习的学生,现在不用再在昏暗的煤油灯底下吃力地瞪着眼睛看书了,他们想学到多晚都可以。但是,因为越来越多的男生,当然还有一些女生,想要去城里去上学,家长们开始抱怨电费、路费等开支的增加。许多家庭的主要经济来源靠一小块缺水的旱地上能收获的一点庄稼,现金很稀缺。 如果这些没有工作的村民能获得一份在电厂里或厂外的工作,他们的这个烦心事就会解决。在建电厂时,有过很短的一段时间,大家能找到活干,不管是泥瓦匠还是其他的零工。但是,施工很快就结束了,他们也都立即没有了活干。厂子建起来以后,唯一给当地人提供的工作是当保安,但即便是这个岗位我们村里的人也没有得到。 学校的老师告诉我们太阳能有很多好处,不会产生污染,是可再生的,是一种能源转换为另一种能源,这个过程不会造成新的污染,也不会排放有毒有害物质。在我看来,太阳能项目建在我们这里既有优点也有缺点。人们常说:玫瑰虽美但都有刺,一件事情不可能十全十美,总会有一、两个消极的方面。 我最喜欢中国的一点是,同一种产品,他们能制造出不同品质来满足不同需求,你要什么品质能付得起什么价位,他们就能给你什么品质什么价位,比如我们要买手机的话,从欧洲进口就太贵买不起,但是可以买中国生产的低价手机。我还听说中国人争分夺秒总在创记录的时间内完成各种项目。我听我的父母和高年级的学生们说,这个太阳能发电厂只用了90天就竣工,也是创了纪录的。建厂的时候,我还小得很呢。 我认为,如果这个项目有任何负面影响,那也应归咎于当地政府。中国人对这里很陌生。他们从来没有到过这个地区以及附近的村庄,他们又怎么可能了解当地的问题呢?老师们说,我们自己的政府早敲定哪些项目要放在中巴经济走廊下面,然后中国人只是来投资并且完成项目而已。在项目合作文件中,我们的政府本就应加入强制性条款,要求工作机会应该优先提供给当地人。但我们自己也能看到,太阳能电厂也招了许多巴基斯坦其他地区其他省的人们工作,有些是技术工种,也有些工种并不那么要求高技能。可是当地的年轻人虽然不少也上过工科大学,却没有被录用。

吾兹曼•阿赫迈德2020-09-07T15:55:13+00:00
Load More Posts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