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briadmin

This author has not yet filled in any details.
So far briadmin has created 56 blog entries.

桑德拉•迈

"但是政府为什么不把电厂的工作机会给村里那些没活干的人呢?我们就住在附近,有工作机会,难道不应该优先给我们吗!为什么他们宁愿隔山跨岭雇外地人,也不雇我们这些当地人呢! 桑德拉•迈 大约75岁,来自Chak 8-BC村,该村一共170户人家,是距离太阳能公园最近的村子。我们很偶然地遇到她正抱着孙子在村里的一家小卖铺兼轮胎修补店买东西,她就在那里接受了采访。 文字/摄影: Aun Ali Jafri 我们的确用上了Quaid-i-Azam太阳能发电厂发的电,但可不是免费的。我们付出的代价是这地方越来越高的气温。到处都是太阳能电池板,温度怎么可能不上升呢?这些板吸引着太阳光啊。如果发电板只是装在太阳能电厂里面,那就没什么问题。但是,当张三、李四、王五开始在自己家和农田里也装了太阳能板时(主要为了抽地下水家用或浇地),温度就开始变高了。 听我的一个儿子说,很快,这个气温上升的问题会破坏庄稼。多可怕啊!我们已经穷到这个地步了,庄稼产量也不高,自己吃都不够。两个儿子不再干农活,他们跑到镇上找活干,要养家糊口也得挣点现金,好把三个女儿嫁出去。如果政府不给村民们解决工作,那至少不要让那些有钱人家在自己家里装太阳能板了,少产生点热量吧,我们的农田和庄稼受不了。 但是政府为什么不把电厂的工作机会给村里那些没活干的人呢?我们就住在附近,有工作机会,难道不应该优先给我们吗!为什么他们宁愿隔山跨岭雇外地人,也不雇我们这些当地人呢!他们把本地人撇下不管,让我们这些人和庄稼地承担了发电导致的升温代价,却把工作都让外地人去干,这公平吗?你能不能把我的话传给负责人?他们应该公平起见,给我们村里的男人找点活干,来维持生计。我们也是卖力干活的人,只会比那些外地人干得更勤快。我们已经习惯了Cholistan沙漠的恶劣天气,不像外地人动不动就累了。 通了新的柏油路,出远门是更方便了。但通了路不等于有了工作,一出门就用得着钱,这些开支从哪里来呢?我们那一小块土地的收成只够勉强养活我们自己,剩不下多少去拿到市场卖钱。有块地就饿不死,但也吃不撑。其他的家用就得另外找活干来挣钱。但是除了到太阳能发电厂或去附近的镇子上,这里再没有其他的就业机会。我的那两个儿子就是这样,他们离开我身边,去巴哈瓦尔布尔(Bahawalpur)镇上辛苦干活贴补家用。 我听说中国人是好人,但我从来没在村子或其他地方见过他们。他们说,那些保安不让他们接近当地人。但我还是希望有一天我能遇见中国人,问问他们是否能帮当地人找些活干。他们总需要个人做面包吧?我做面包做得好极了!他们一定会喜欢吃。

桑德拉•迈2020-09-07T15:54:58+00:00

新能源照亮中巴友谊路

"巴基斯坦人民是光伏项目的受益者。它改善了普通民众的社会和经济状况,帮助他们增加了收入,并使他们的生活更加舒适。太阳能也是消除贫困的催化剂。巴基斯坦人民像中国的兄弟姐妹一样,对他们带来的这些项目表示感谢,并欢迎更多类似的发展项目继续改善他们的生活。 新能源照亮中巴友谊路 Zamir Ahmed Awan,巴基斯坦伊斯兰堡国家科技大学(NUST)教授、《中国与全球化中心》编辑、分析师、访问研究员、中国观察研究者、曾任巴基斯坦驻华使馆参赞 摄影师: Aun Ali Jafri 巴基斯坦有2.2亿人口,并且在以1.5%的速度每年递增,因此,巴基斯坦对能源的需求也正在并将不断急剧增长。然而,能源短缺却正对巴基斯坦的国家安全和经济潜力造成严重的扼喉挑战。目前,巴基斯坦近80%的能源供应依赖于不得不从别国进口的石油和天然气。 而与此同时,巴基斯坦拥有太阳能、风能等丰富的自然资源。按照最新的研究估算,巴基斯坦的太阳能潜力超过10万兆瓦,全国的平均光辐射约为4.5-7.0千瓦时/平方米/天。西南部的俾路支省尤其具备了利用太阳能的绝佳自然条件。那里,每天的日照时长达8至8.5小时,或年均约3,000小时。对于许多居住在偏远地区尚未接通国家电网的巴基斯坦村民来说,分布式光伏发电就是最理想的电力接入解决方案。 面对全球气候的紧迫性,巴基斯坦近年来一直在推广更加环保的可再生能源。政府打算到2030年将清洁绿色能源在能源消费总量中的占比提高到60-65%,为实现这一目标的一些关键举措已然出台:如太阳能村电气化方案,根据该方案,4万多个距离过远接入国家电网成本过高的村庄能够就地获得便宜便利的电力;太阳能高效泵方案是另一个例子,该方案旨在取代以前用弱电或柴油运行的110万台农田水泵。旁遮普省还建起了奎德-埃扎姆(Quaid-i-Azam)光伏发电厂,这也是巴基斯坦的第一座具备一定工业规模的光伏电厂。 为了促进光伏的利用和推广,巴基斯坦政府还出台了一系列既有弹性也兼具吸引力的政策,包括税收优惠和投资回报的法律保护。目前的投资回报期通常为八年,属于全球较长的。在中国-巴基斯坦经济走廊(CPEC)的友好框架下,中国投资者还能获得其他额外的激励机制和优惠待遇。 本书中对巴基斯坦村民的访谈表明:巴基斯坦人民是光伏项目的受益者。它改善了普通民众的社会经济条件,帮他们增加了收入,使他们的生活更加惬意。太阳能也是消除贫穷的催化剂。巴基斯坦人民喜欢来自中国的兄弟姐妹,也感激他们带来的这些项目,更欢迎更多类似的开发项目来继续改善自己的生活。这些项目不但投入产出合理,更与西方宣传所描绘的画面恰恰相反,并非什么“债务陷阱”。 中国在太阳能领域处于世界领先地位,为全球提供清洁能源光伏的设备和建设。今天,中国能够把自己的光伏技术、成功经验、和环境改善的故事分享给世界其它各国。巴基斯坦政府发展太阳能的新政策和决心为中国的光伏企业和投资者,也同时给巴基斯坦人民,提供了一个清洁、可持续发展的大好机会。

新能源照亮中巴友谊路2020-08-30T16:48:37+00:00

莎蔓

"作为一个银行家,我可以肯定地说,电力供应为我们的经济增长提速,也将生产能力大幅提高。过去五年的发展要归功于政府部门。 莎蔓 银行家,达卡市 文字/摄影: Fabeha Monir 孟加拉国过去五年取得了令人瞩目的革命性的发展。乡村道路和高速公路网络的扩展给不断的经济发展提供了保障。即使是首都达卡,五到七年以前,许多地方还会经历长达两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的停电断电。对于城里人来说,晚上断电哪怕几个钟头都十分难捱。但现在,我们的电力供应平稳,我们的工厂、外交、和经济也都得以顺利无碍的进行。 作为一个银行家,我可以肯定地说,电力供应为我们的经济增长提速,也将生产能力大幅提高。过去五年的发展要归功于政府部门。正是在他们的带领下,我们才能以这样快的速度取得大步发展。现在,孩子们可以安心学习,工厂和商业机构也都在各自的领域稳步运行。而不像是以前,一旦断电,大伙便无所事事,白白浪费时间。现在所有的行业都有着长足的进步。 普通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家里置办了料理机、洗衣机、烤箱等家电,可以随时启用,很快就能干完家务。到了夏天,甚至其他季节,家里也可以打开空调,消暑祛湿。即使是社会底层的穷人家也能够享用到稳定充足的电力供应,贫民窟的每户人家里都有一台电视机。有了这些电器设备,我们的日常生活正在变得更好。 达卡这座城市在经历着巨变。我们在楼顶种上绿植,在雨季定期植树,保护自己远离污染。但是,我们还必须采取更多的措施和行动,才能保护环境免遭污染侵害。环境的恶化不仅发生在我们国家,而是世界各国都面临的问题。气候变化也并非一个一地一国的区域性挑战,而是全球范围的危机。 电力供给不足,我们的安全就会受到威胁;没有经济发展,我们就会落后于其他国家。这就是为什么我国政府要支持发电供电公司。 我对中国的了解不多,但我们都知道中国相当强大,尤其是在亚洲范围。中国的众多人口都在不断努力,改变世界推动经济。我听说过燃煤火电厂,但却实际的发电过程一无所知。在商业贸易方面,孟加拉和中国有着良好的关系。 我相信孟加拉的发展不仅体现在城市,乡村也在步伐飞快地赶上。延伸的公路和高速路网络给村民们带来许多好处,日新月异的新技术也让他们获益匪浅。他们是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许多的工厂都设在乡村,商业机构也正在进入农村。即使足不出村,大家也可以去设施完善的医院看病,到工厂上班。稳定充足的电源对于银行、医院和工厂至关重要。 作为一个国家,我们很自豪地相信孟加拉国必将稳步发展繁荣昌盛。与此同时,我们也要为保护环境贡献力量。孟加拉站在气候变化挑战的最前线,因此,我们保护环境的努力目标清晰,义不容辞。”

莎蔓2020-09-07T15:53:48+00:00

米娜拉•贝谷姆

"但现在我们一无所有。电厂断了我们的河,推到了我们的房子,现在孩子们也没有学可上。 米娜拉•贝谷姆 30岁,台勒托丽乡 文字/摄影: Fabeha Monir 我女儿今年13岁,但是去年我们不得不把她嫁了人,实在太穷太害怕。去年冬天,电厂把我们的房子和所有家当都夺走了,我们不得已在路上住了一个月。女儿不想嫁人,她哭得很厉害。她说妈妈我想上学。让我去上学吧。但是,带着一个13岁的女孩,住在大路上怎么行?没有人愿意收留我们。 我们有一儿一女,曾经过得心满意足。我丈夫以前经常去捕鱼,然后在集市上卖掉。儿子总是跟着他,会在河里洗干净才回家。我女儿也过学。我在家里给他们做米饭炸鱼。我以前养着两头奶牛,还种了好多树,枣树、沙梨果树、番石榴树,我们房子四周有差不多50棵树。但现在我们一无所有。电厂断了我们的河,推到了我们的房子,现在孩子们也没有学可上。 现在的这个村子连条路都没有,我们得趟着膝盖深的泥地走。他们把我们赶进湿地去住,还破坏了我们的河道,结果现在出现内涝成了沼泽。我们竭尽全力,想要留住我们的家。过去的半年,我们连一顿饭都没有好好安心吃过。丈夫卖了他的黄包车,我卖了我们的奶牛,我们把船留了下来。但是,现在有船也哪儿都去不了。现在我们打水都得排队,85户人家只有一眼深井。以前,我们每家每户都有一眼井。他们说,我们的土地上会修建起一个巨大的东西。我们的祖先们没有过固定的地,但过去40年来,我们一家人一直居住在那里。我们哭着求着,宁愿这些机器从我们的身上碾过也不要开进我们的土地。 死了也比想这样活着强。现在我们住的村子里一到晚上就地动山摇,能听到电厂在两三里地以外的巨大噪音,根本没法睡觉。丈夫去电厂找工作的那天,我哭得很厉害。那些人夺走了我们的一切,但现在我们反而得回去向人家乞求一份工作,这让人怎么接受!但是我丈夫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他的胸口疼得厉害。我试着去捕些鱼,但渔网里什么也捞不到。我儿子Tauhid 刚8岁,他坐在桌边举着盘子要吃的,我能给他的只有掺了咸盐的米饭。我还听说他们要砍掉我们的红树林。这片红树林一直以来保护我们不会遭受风暴灾害。风暴艾拉把我们的所有家当都卷走毁掉,是这片森林保护我们没有受到伤害。 我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中国。对于我们来说,他们是外国人,他们来做生意。当地的管理部门、当地政府、中国公司,没有人在乎我们这样的穷人。他们眼里只有利润。我每次走到这边都想要哭,可我们还要哭多久?我们的房子、我们的过去、我们的现在和未来都被没有了。我们今天还活,是因为我们有孩子。可是工地一开工,电厂的污染又让孩子们生病。我儿子告诉我,他们用沙子把池塘都填平了。我儿子总问为什么我们再捉不到鱼。我们的村子正在变成沙漠。我们心里片刻不得安宁。孩子们没有学上,没有地方玩耍。每分每秒,我们都生活在恐惧和痛苦中。我没法回答我儿子的问题。我甚至不知道我们能否活得下去。

米娜拉•贝谷姆2020-09-07T15:53:34+00:00

穆罕默德•吉哈德

"现在,我经常去工地上看那些外国人干活来打发时间。我们的树都被砍光了,河没有了,池塘也干了。以前,我会在河里洗澡捉鱼,但现在不行了。 穆罕默德•吉哈德 13岁,台勒托丽乡 文字/摄影: Fabeha Monir 我念六年级,今年的成绩并不好,因为我有时候去上学有时候不去。我的同学伙伴们以前都住在一个村,大伙会结伴去上学。但是,现在他们都搬到不同的地方去住了,我如果要去上学,得趟过泥地才能到学校,这让人很难过。 其实就在两个月前,我还是个好学生。但是我姐姐突然嫁人了。她以前总会辅导我学习,她功课都学得很好。姐姐比我大三岁。现在她搬到了达卡,也不再上学了。以前我们住的地方,我们家,现在建成了一座电厂。好多巨大的机器不分昼夜一直运转。还来了好多外国人,我怕他们。有人通知村民们,让他们从家里搬走,大家都哭得很厉害。没有地方去,我们就在马路边住了好几个月。我们还把家里的奶牛也卖了。 现在,我经常去工地上看那些外国人干活来打发时间。我们的树都被砍光了,河没有了,池塘也干了。以前,我会在河里洗澡捉鱼,但现在不行了。 我爸妈让我好好念书,他们总觉得自己就是因为没有受过教育,所以才会输掉所有失去一切。所以,我就又刻苦念书。我们一家在以前的老房子里住了40年!姐姐出嫁的时候我画了一幅老房子的画给她当礼物。她走的时候把画珍藏在了她的行李包里,说只要想我的时候就可以看看画。我们以前的村子有好多的树,非常漂亮。冬天我们烤糕点、烙饼吃,还会自己做糖果。我从河里抓回来大鲥鱼,让妈妈给我们煎了吃,非常新鲜。我以前都是吃了鱼以后再去学校。但现在他们堵上河道,我抓不到鱼,这边沼泽地里的水也出不去,都淤积起来。我现在只能就着盐吃点米饭再去上学。 我听说过中国,是个非常发达的国家。我也听说中国人非常勤劳。但在我们村里,谁也说不出他们的一点好话。我也学过,砍掉树会破坏环境,堵塞了河最遭罪的是渔民。但是,这个人从其他岛上挖来沙子,再倾倒填满我们村子的土地。他们启动那些大型机器时,噪音轰鸣,地面震动,像是地震。一开始,我晚上根本睡不着,太吓人了。 我爸妈哭个不住,他们说遭罪的总是穷人。但我不喜欢哭。等我长大以后,我要为我的村子做点事。我姐姐想在政府部门工作,她觉得那样她才能为村民们服务。我也这么想。 我爸妈想把我送到城里去,但我不想去,我非常喜欢村里的环境,我也想让我们村变得像过去一样美丽祥和。大伙都说再无宁日,现在的村子在沼泽地里积满了水,大家吃了上顿没下顿,人人都在遭罪。我想要有点出息,让爸妈自豪。等我长大,我要让家乡变好。

穆罕默德•吉哈德2020-09-07T15:46:29+00:00

玛利亚

"上四年级的时候,我的期末考试成绩很糟。那会电力供应不足,所以我没法学习。那段时间,每天都会断电两个小时,白天一次晚上一次。想在晚上学习就得点上蜡烛。 玛利亚 14岁,达卡市的六年级学生 文字/摄影: Fabeha Monir 这周开始,我们就进入期末考试了。我要一直学习到很晚。 上四年级的时候,我的期末考试成绩很糟。那会电力供应不足,所以我没法学习。那段时间,每天都会断电两个小时,白天一次晚上一次。想在晚上学习就得点上蜡烛。 我是家里的老大姐,下面还有两个弟弟,他们也上学。过去几年,我们的生活有了很大的改善。通了大马路,通了高速公路,大家的生活方式和生活质量都得到了提升。不但新建了学校,我们现在也有更多的娱乐机会。 我长大以后想要当一名医生,为我的国家和人民服务。我的梦想是有一天要让父母为我感到自豪。马拉拉·优素福扎伊、格蕾塔·通贝里、还有许多其他的年轻领袖们激励着我,要成为栋梁之才,有所贡献。现在我们的环境正受到污染,让人无法正常呼吸到清洁的空气。空气污染太严重了。我想为环境改善做一些工作,贡献自己的力量。 过去,电力短缺妨碍了我的学习,没法考出好成绩来。现在,我和我的朋友们可以专心致志地学习了。没有电,可做不到。如今有了电表,我们可以预购电费。所以,我们也会尽量省着用电。现在,晚上出门就能看到商店、市场和马路上都挂着各种各样的灯,既有照明也是装饰。 我们住在达卡,但放暑假时,我们也经常回村子里去住。村里比较缺电,所以,放假时回到村子里无事可干,很没一丝,我们只能睡觉。 电力供应对生活生产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工厂、纺织厂、和市场等等,我们所有的行业都要有了电力才能运转。没有电,就什么都没有。而且,有了电,我们才会觉得安全。我们家旁边的马路有路灯照明,即使在深夜,商店也能继续营业。 我听说过中国这个名字。中国是一个大国,非常发达。孟加拉和中国有经济和商业的往来。我一点都不懂得发电的原理,但我知道孟加拉有许多以煤为基础的火力发电厂。我在课本里读到过这些内容,这些工厂也为我们创造了许多工作机会。这些厂子为孟加拉的发展做出了贡献。我小的时候,电力严重不足,有供电危机。那时,没有这么多的工厂或购物中心。但现在由于有了电,才有了发展。 现在,我们的生活非常棒,但是我们的环境和大气却处于危险之中。我们在上学的路上必须戴口罩才不会吸入灰尘和污染物。大家现在也越来越关注环境和气候。我不但希望在发达的经济中长大,也希望在健康和安全的气候中成长。

玛利亚2020-09-07T15:46:16+00:00

阿卜杜拉•马力克•摩苏里

"去年冬天,他们把我们从村子里赶了出来。我四处求人,希望能把我们家的房子留下,但一点用也没有。他们把我们一家人扔在路边,一夜之间,都这把年纪了,我变成了个要饭的。 阿卜杜拉•马力克•摩苏里 96岁,台勒托丽乡 文字/摄影:  Fabeha Monir 我今年96岁了,但为了卖4个鸡蛋,我还得走上三里地的泥路。 45年以前,我花掉所有的积蓄,雇了三个人和我一起,一砖一柱亲手盖起自己的房子。院里院外,我们种了椰枣树、木棉树、槟榔树,林林总总100多种。一棵木棉树每年就能给我带来四万到四万五千塔卡的收入。我老伴儿在家织好渔网,我再把它们卖给渔民。早上的祷告结束后,我也会去河里抓鱼。我们的吃喝就靠这条河。 去年冬天,他们把我们从村子里赶了出来。我四处求人,希望能把我们家的房子留下,但一点用也没有。他们把我们一家人扔在路边,一夜之间,都这把年纪了,我变成了个要饭的。我大儿子的坟地就在我们屋后,现在也被推平不见了。我和老伴都病怏怏的,但也没有钱买药。 我的一双老腿疼得厉害,但也忍不住每天都趟过两三里的泥路,回去看一眼被夺走的老家。他们给我们的赔偿不公正,在他们眼里,穷人的命和牲畜一样。我们抓不到鱼,湿地也总是积水,我们都困在洪水里等死。去年冬天他们走了以后,我们连水也喝不上了。他们在现在的新村子里打了一眼水井,大伙都得排队打水。要吃上一口米饭都不容易,村里有人还能吃得上,有些都没米下锅。 整整一个月,我们都没吃过一条鱼。以前,我们随时想吃随时都能轻而易举捕到鱼,而且还有新鲜的剩余的鱼可以拿到市场上去卖。我老伴哭个不停,她说村民们不知做了什么虐要遭到这样的报应,这么大年龄遭这些罪还不如让他们杀了我们。我们哭得眼泪都干了。警察抓了几个年轻人,但他们一点错都没有。他们这样虐待我们,反而像是我们夺走他们的家似的。就算遭了这么多罪,也没有换来一点公平。 我听说他们要建一个大型发电厂。我们的村子现在破破烂烂,谁能想到它会变成这样呢。大河也不见了,以前我们划着船,沿着河就直达海上,但现在没法出海了。家家户户又穷又病。一想起过去,大伙就忍不住掉眼泪。我们在这儿生活了好多年,一夜之间却无家可归没地可种,房子土地都被生意人夺走。外国人想要经商赚钱,但是把人都逼死了,他们赚的什么钱?大伙都说中国是一个大国,也是个非常发达的国家----但是毁了我们的家园,砍了我们的树,堵了我们的河道,他们会带来的是什么样的发展? 谁也没有来招呼通知一声,他们花了1.5万塔卡就卷走了我们的所有家当。那点钱只够我搬到现在的村子里。我们去政府上访了许多次也没人理睬,他们都说这是一个10亿美元的项目,但没人在乎我们的损失,都只盯着他们的利益。我今天的晚饭还都没有着落。唯一收到好处的是那些把我们的土地夺走的人,我们只是一穷二白的老百姓,哭也哭累了,讨饭都没有地方可去。谁也不晓得接下来的命运,这样毫无意义令人羞耻地活着真倒不如死了。

阿卜杜拉•马力克•摩苏里2020-09-07T15:45:51+00:00

尼萨

"火车也是最便利的交通工具之一。我的路线很简单,直来直去,不需要去任何地方中转。所以和其他交通工具相比,我显然更喜欢坐火车。火车也要比巴士更安全。 尼萨 23岁,在读硕士研究生 文字/摄影: Iqbal Kusumadirezza 我叫尼萨,是国立巴查查兰大学传播学院的在读研究生,我家住在西爪哇省的万隆。我是从两年前开始乘坐火车往返于万隆和雅加达之间的,一般一个月一趟,但活动比较多的时候也可能会跑两到三趟。 在几个不同的交通工具当中,我选择乘坐火车,这样就不会被堵在路上。而且,火车时刻表也安排得很恰当,准时。比如,如果和雅加达的朋友约在10点见面,我就可以选择一大早出发的火车,赶在8点整就可以到达雅加达,一路直达而不会受到其他的交通因素干扰或打断。 火车也是最便利的交通工具之一。我的路线很简单,直来直去,不需要去任何地方中转。所以和其他交通工具相比,我显然更喜欢坐火车。火车也要比巴士更安全。 我知道以后会开通更块最快的火车,从万隆到雅加达的高速列车全程只需45分钟到1小时。我也知道,票价会比普通火车贵。即便如此,我也不能确定我是否会立即就换乘高铁。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事,是盯紧开支。如果事情急赶时间,我或许会去坐高铁。但是,如果时间宽松又没有多少预算,那还是会选坐普通火车。 不过说老实话,我对试着坐坐高铁很有兴趣。例如,在万隆和雅加达之间通勤太费时,我乘坐高铁就不会太晚才能回到万隆;或者如果早上要去雅加达的话,我也不需要非得起个大早去赶火车。 我明白高铁的好处,尤其对于那些在雅加达工作但住在其他地方——比如万隆——的人。对于不赶时间的学生来说就不那么必需了,何况,学生总会去搭乘最廉价的交通方式。考虑到路上所费的时间,只要高铁比普通列车更快也更舒适,住在万隆但工作在雅加达的人们会坐的多一些吧。有重要的事情时,万隆或雅加达的普通居民也可能会选择乘坐高铁。和普通列车的三个小时相比,这可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有更多的前往雅加达的交通方式,我认为是件好事情。特别是现在,从万隆去雅加达工作的人,或者雅加达要来万隆出差的人,总是买不到普通列车的票。而因为收费高速公路时不时就会堵车,让人无从计划,好多人甚至选择不再出门。

尼萨2020-09-07T15:44:24+00:00

穆尔法

"身无分文了,我就决定来高铁工地上找工作,挺幸运的,人家录用了我,还让我在工地上做了名领班。 穆尔法 33岁,工地领班 文字/摄影: Iqbal Kusumadirezza 我叫穆尔法,在中印尼高铁建筑工程项目中作领班。在来这个项目之前,我在Purwakarta的一家制衣厂干活。 我在这儿做领班做了有两个星期,每天早上8:00上班,下午5:00下班,无休无假,即使是开斋节和古尔邦节这么重大的节日,我们也还在干活。我一个月差不多挣300万印尼盾(人民币1528.62元[1]),每两周结算一次。中方雇主和管理层会按时付工资,很负责,不拖欠。中方雇员在印尼生活居住了将近12年,印尼话讲得很流利。 我也是受到中印尼高铁项目影响的本地村民之一。中印尼高铁合资公司的开发商在2017年买走了我的地。之前,在2016年底,村委会把大概80来个村民们召集到村里的礼堂,宣布说会有这么一个高铁项目,做了点说明解释,说项目很快会在2017年就动工,并计划将在2021年完工。他们提醒Cikalong的村民们必须准备好土地证和银行账户,方便以后领取土地赔偿金。村委会还手把手教那些还没有办到土地证没有去银行开户的村民怎样把这些手续搞定,包括怎么办土地证,怎么要把土地丈量两遍,再怎么到国家土地管理局去检核。后来我拿到了3500万印尼盾(人民币1.78万元)的赔偿金,约合每平米180万印尼盾(人民币917元),价格还是挺公平的,很不错。大部分的钱我花在了手机、冰箱、电视等电器上,还买了辆摩托车。 剩了点钱,我就去旅游,到苏门答腊岛绕了一圈,去看了看在楠榜、巨港、班达和亚齐(Lampung, Palembang, Banda, Aceh)的朋友。等到该回家了,我才发现钱已经花了个一干二净,回家的路费还是从朋友那里东拼西凑来的。也许是因为这笔钱不是自己辛辛苦苦干活挣来的,所以花起来大手大脚不懂得节省,我甚至都没考虑过应该再买块地作长远打算。不出一个月,赔偿金花了个光。身无分文了,我就决定来高铁工地上找工作,挺幸运的,人家录用了我,还让我在工地上做了名领班。 [1] 1 IDR = 0.00051 CNY,2020年2月12日

穆尔法2020-09-07T15:44:04+00:00

西尔维·菲比安缇

"今天,工地上重型机械的噪音就在不远处,严重影响着我们的生活。工人们打地基用的重型设备吵得非常厉害,我们躲在家里也躲不开。 西尔维·菲比安缇 22岁,大学生 文字/摄影: Iqbal Kusumadirezza 我的名字是西尔维,是印度尼西亚国立伊斯兰大学(UIN)万隆法学院伊斯兰教法的学生。我也受到了雅加达-万隆高铁(KCIC)项目建设的影响。我家的房屋就位于西爪哇省万隆市的Gempolsari,雅万高铁规划中的轨道就通过那里。在四年前的2015年,我听说了这个事情。 早在2016年,我和我的朋友们就参与到了一些公益辩护的工作中,主要是帮助那些自己的房屋和田地受到雅万高铁项目影响的村民。他们包括Tegalluar村、Gedebage村和Cibiru Wetan村的150来户人家,因为这个项目他们被赶出自己的家。他们后来都从项目承包方(印度尼西亚国有建筑公司和雅万高铁公司)那里获得了土地赔偿金,价格在每平方米17万到22万印尼盾(人民币86.62~ 112.1元)之间,还算公道,因为他们的房屋和土地的位置属于城郊。 给村民们提供完法律援助和辩护的服务之后,也是2016年,家里传来一个坏消息:雅万高铁项目也影响到了我家。父亲和一些朋友告诉我,我们家和同村的其他村民都得搬走,把自己的房子田地为雅万高铁项目让路。从2016年的11月开始,雅万高铁的项目在我们村就已经动工,大约20户人家被迫搬家。有几户人家已经得到了赔偿金,但我家,还有其他几户还没有得到赔偿,虽然施工的工地就在我家旁边,北面不到100米的地方。 今天,工地上重型机械的噪音就在不远处,严重影响着我们的生活。工人们打地基用的重型设备吵得非常厉害,我们躲在家里也躲不开。还有一个扰民的问题是卡车等重型的运输车就在我家附近来往穿梭,这些车扬起灰尘,道路上,房屋顶,空气里,到处都是厚厚的灰尘。我们一家都得戴上口罩,否则就会吸进去满嘴的尘土。 直到现在,我也没有从家人或村委会的官员那里听到任何消息,告诉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会获得多少的赔偿。没有任何消息,一点都不清楚。 拿到赔偿金后,我想马上搬走,但这又是另外一个问题。我们搬到哪里去?一些拿到赔偿金的邻居们搬到了万隆的另一个地方,还有一些人搬到了Cimahi等其他城市,那边的土地价格更便宜点。我们深受雅万高铁项目的影响,但又一头雾水走投无路,即使想上访投诉,也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去敲谁的门,才能获得赔偿金,伸张我们的权利。现在,我们只能是等,听天由命吧。

西尔维·菲比安缇2020-09-07T15:43:47+00:00
Load More Posts
Go to Top